女性用“伟哥”有望问世

英国周二公布的一项研究结果使研究人员对于开发一个女性用伟哥更接近了一步。用治疗男性勃起功能障碍的伟哥治疗女性的性功能障碍的尝试基本上都以失败告终,但该公司研发的一种同类药物给女性性唤起障碍(female sexual arousal disorder, FSAD)带来了希望。研究者对兔子进行药物试验发现,它能特异性增加女性外生殖器官的血流,提高并延长性兴奋期的时间。

英国周二公布的一项研究结果使研究人员对于开发一个女性用伟哥更接近了一步。

用治疗男性勃起功能障碍的伟哥治疗女性的性功能障碍的尝试基本上都以失败告终,但辉瑞公司研发的一种同类药物给女性性唤起障碍(female sexual arousal disorder, FSAD)带来了希望。

研究者对兔子进行药物试验发现,它能特异性增加女性外生殖器官的血流,提高并延长性兴奋期的时间。

这种药物并不能帮助所有类型的女性性唤起障碍,毕竟血流减低仅仅是导致女性出现性功能障碍的众多原因之一。

克利夫兰大学医院案例医学中心( University Hospitals Case Medical Center in Cleveland)行为医学科主任Sheryl Kingsberg指出,“这是最接近伟哥的女性用药物,但问题是伟哥样作用并不能解决大部分女性性功能障碍患者的问题”。

她补充说:“相比而言,勃起在男性性健康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但对于女性来说,性唤起不是问题的关键,性欲才是症结所在。被诊断为性唤起障碍的女性中,大约有5%和阴道血流减少有关,对于这部分女性患者来说,这种药物是绝佳的选择”。

纳米机器人:癌症基因治疗新突破

短RNA能有效关闭特定基因,这项技术被称之为RNA干扰(RNAi),其发明者获得了2006年诺贝尔奖。研究人员一直努力想将其应用于临床,一个主要的困难就是如何让干扰RNA接近它们的靶基因。位于Pasadena的加州理工学院的Mark Davis和他的同事发现了一种方法,它能够将包含有这些序列的颗粒注入黑色素瘤皮肤癌患者。治疗后的活检发现这些颗粒已经抑制了癌细胞繁殖的关键基因 RRM2的表达。这项研究最近发表在的Nature杂志上

短RNA能有效关闭特定基因,这项技术被称之为RNA干扰(RNAi),其发明者获得了2006年诺贝尔奖。研究人员一直努力想将其应用于临床,一个主要的困难就是如何让干扰RNA接近它们的靶基因。

纳米机器人:癌症基因治疗新突破
纳米机器人:癌症基因治疗新突破

位于Pasadena的加州理工学院的Mark Davis和他的同事发现了一种方法,它能够将包含有这些序列的颗粒注入黑色素瘤皮肤癌患者。治疗后的活检发现这些颗粒已经抑制了癌细胞繁殖的关键基因RRM2的表达。

这项研究最近发表在的Nature杂志上。

研究人员将2个集合物加上一个能结合癌细胞表面受体的蛋白以及RsiRNA片段用来阻止RRM2基因的表达。siRNA结合信使RNA并在特定位点将其切断,从而阻止癌基因蛋白合成。

当这些组件在水中混合,就会被装配成直径约70纳米的颗粒。当这些颗粒进入患者体内,通过血液循环到达肿瘤部位并通过受体锚定癌细胞表面。一旦进入癌细胞内,纳米颗粒破裂,释放siRNA。颗粒的其他部分由于非常的细微,可以通过尿液排出体外。

Davis形容:“纳米颗粒潜伏进入体内,躲避免疫系统的攻击,传递siRNA,拆散后的其他部件离开人体”。

FDA批准可接受MRI扫描的心脏起搏器

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最近批准Medtronic(美敦力)公司设计的心脏起搏器Revo MRI(TM) SureScan(TM) Pacing System可接受MRI(磁共振)扫描。FDA循环系统设备委员会(Circulatory System Devices Panel)的医学专家就是否有条件批准该起搏器进行了投票,投票结果为15:0,这次投票等同于获得FDA批准,但条件为Medtronic公司必须进行一项长期的批准后研究(post-approval study),以调查其安全性

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最近批准Medtronic(美敦力)公司设计的心脏起搏器Revo MRI™ SureScan™ Pacing System可接受MRI(磁共振)扫描。

FDA批准可接受MRI扫描的心脏起搏器
FDA批准可接受MRI扫描的心脏起搏器

一般来讲,安装了心脏起搏器的患者是不能接受MRI扫描的,原因之一就是心脏起搏器中的铅在MRI扫描过程中会发热,从而对机体造成伤害。

FDA循环系统设备委员会(Circulatory System  Devices  Panel)的医学专家就是否有条件批准该起搏器进行了投票,投票结果为15:0,这次投票等同于获得FDA批准,但条件为Medtronic公司必须进行一项长期的批准后研究(post-approval study),以调查其安全性。

Medtronic公司副总裁兼医疗主任David M. Steinhaus认为“对于患者和医生,这种心脏起搏器是一个巨大的医学进步”。

FDA的数据显示安装了心脏起搏器的患者中,大约有50%的患者因为其他疾病需要行MRI检查。MRI通过使用一个巨大的磁铁和线圈来实现对人体内部结果的成像,它常用来诊断肿瘤、神经性疾病及软组织相关疾病。

FDA指出,一项研究显示该起搏器符合其安全性和有效性的目标。新产品和目前Medtronic公司的心脏起搏器的主要不同在于内部线圈的设计,这种设计能够限制心脏起搏器在MRI扫描过程中发热。该研究对211例安装了该起搏器的患者进行了临床观察,对照组为没有接受MRI扫描的患者。这项研究显示,和对照组相比,接受MRI扫描的患者起博电流阈值(Pacing Capture Threshold )和感知振幅均无显著差异,这就意味着并没有产生对心肌的热损伤。另外也没有发现发生核磁共振有关的并发症或心律失常。

但FDA同时也认为这项试验规模过小(modest in size),且并没有将一些发生率较低的MRI相关并发症纳入研究范围。

FDA循环系统设计委员会要求Medtronic公司的批准后研究应包括对那些须多次行MRI检查的患者的研究。Medtronic公司已经开始实施对1800例患者进行为期5年的随访。

Avastin治疗前列腺癌试验失败

瑞士制药巨头罗氏控股周五表示,其抗癌药物Avastin(阿瓦斯丁)在治疗晚期前列腺癌患者的试验中并没有达到预想的效果。这使该公司在试图拓展 Avastin治疗新领域时再一次受挫。该公司表示,Avastin在前列腺癌治疗中的失败与上个月其在胃癌中的失败一样令人失望。但该药在卵巢癌中是有效的。

(译自:The New York Times)瑞士制药巨头罗氏控股周五表示,其抗癌药物Avastin(阿瓦斯丁)在治疗晚期前列腺癌患者的试验中并没有达到预想的效果。这使该公司在试图拓展Avastin治疗新领域时再一次受挫。该公司表示,Avastin在前列腺癌治疗中的失败与上个月其在胃癌中的失败一样令人失望。但该药在卵巢癌中是有效的。

avastin,贝伐单抗
avastin,贝伐单抗

Avastin试验的失败,使得投资者们对该药的信心下降,导致罗氏股票下跌了2.2个百分点。Avastin曾是一个备受关注的药物,很多分析家相信它可能是未来几年最畅销的药物。

Avastin,贝伐单抗,VEGF抑制剂,可以阻断肿瘤的血供。目前已被用于结肠癌、乳腺癌、肺癌及肾癌的治疗。

罗氏曾表示,前列腺领域的应用每年有可能增加Avastin5亿至10 亿瑞士法郎($467 million to $934 million)的销售。德意志银行的分析师说,这次挫折意味着罗氏销售额可能会降低0.5-2个百分点,核心盈利降1至4个百分点。Oliver Kämmerer,西德意志银行的分析师,他说考虑到目前卵巢癌是该药唯一的成功点,他曾预计的Avastin2014年的销售额将从98亿法郎降低至9亿。

Avastin曾经被认为可以用于其它类型肿瘤的治疗,它已经成为罗氏公司的旗舰产品。然而,该药物新领域的应用似乎更具风险,罗氏也曾经表示Avastin的这三个试验很可能不会全部成功。

目前,Avastin正在进行另一项III期临床研究,该研究是观察Avastin与紫杉醇(或多西紫杉醇)及泼尼松联合治疗晚期前列腺癌患者的疗效,该研究由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提供资助。罗氏在一份声明中称,与化疗及泼尼松相比,Avastin并没有明显延长总生存率,且初步安全评估显示,以在试验中观察到Avastin的副作用。

前列腺癌是男性继肺癌后第二大癌症,每年约有679000男性患此疾病。

一项新的尿液检测可减少不必要的前列腺穿刺活检

一项新的尿液检测可减少不必要的前列腺穿刺活检,尿液分析PCA3的RNA检测前列腺癌,这项已经在部分欧洲国家获得通过,但尚未在美国实施。该研究的实验人群为1072例PSA升高(PSA水平在2.5-10),且穿刺活检结果为阴性的患者。所有的患者在实验之初均进行了尿液PCA3检测。两年后,PCA3水平高的患者中有57%被诊断为前列腺癌,而低PCA3人群中仅为6%。此外,这项研究还提示高PCA3患者的前列腺癌细胞更易扩散

(译自:WebMD news) 一项新的尿液检测可减少不必要的前列腺穿刺活检,尿液分析PCA3的RNA检测前列腺癌,这项已经在部分欧洲国家获得通过,但尚未在美国实施。 继续阅读“一项新的尿液检测可减少不必要的前列腺穿刺活检”

Sanofi-Aventis公司研发抗晚期前列腺癌新药

一种由 Sanofi-Aventis研发的新药正在进行临床试验,该药物用于延长晚期前列腺癌患者的生存期,并可能成为一种新的治疗方法。一种新的药物——cabazitaxel被用于Taxotere治疗失败后的肿瘤患者。该研究在26个国家的755名受试者中进行,这些受试者均是经Taxotere治疗失败后的肿瘤患者。此项临床研究中,接受cabazitaxel治疗的患者中位生存期为15.1个月,而接受另一种化疗药物(mitoxantrone:米托蒽醌)的患者中位生存期为12.7个月,两者具有显著差异。Cabazitaxel是紫杉类药物,同类药物还有Taxol(紫杉醇)及Taxotere(多西紫杉醇)。

(译自:The New York Times)一种由赛诺菲-安万特公司研发的新药正在进行临床试验,该药物用于延长晚期前列腺癌患者的生存期,并可能成为一种新的治疗方法。

赛诺菲-安万特研发抗晚期前列腺癌新药
赛诺菲-安万特研发抗晚期前列腺癌新药

前列腺癌出现转移后,通常采用抑制睾酮的药物治疗,因为睾酮能够促进前列腺癌细胞生长。而一旦治疗失败,则使用Taxotere(泰索帝:多西紫杉醇)进行化疗,这是目前唯一可行的办法,但通常也是以失败告终。

一种新的药物——cabazitaxel被用于Taxotere治疗失败后的肿瘤患者。该研究在26个国家的755名受试者中进行,这些受试者均是经Taxotere治疗失败后的肿瘤患者。此项临床研究中,接受cabazitaxel治疗的患者中位生存期为15.1个月,而接受另一种化疗药物(mitoxantrone:米托蒽醌)的患者中位生存期为12.7个月,两者具有显著差异。

虽然mitoxantrone还未获准作为晚期前列腺癌治疗用药,但研究者们认为,相较于与安慰剂进行对比,cabazitaxel与这种具有抗肿瘤效应的药物进行对比更符合伦理学。

“这种药物为晚期难治前列腺癌患者提供了一种新的治疗方法,”Tulane大学癌症中心研究员,同时也是该实验北美首席研究者的Oliver Sartor博士称,“美国每年约有15000至20000晚期前列腺癌患者接受Taxotere治疗,但每年约有27000美国人死于此疾病”。此项研究结果将在旧金山举行的泌尿生殖道肿瘤研讨会上发表。

Cabazitaxel确实也有一定的副作用。在7.5%受试者中引起白细胞减少及发热,而在mitoxantrone组中只有1.3%。赛诺菲-安万特公司希望该药物能够在今年上半年通过FDA批准。如果能够获批,该药物有望在今年底或明年年初上市。Cabazitaxel是紫杉类药物,同类药物还有Taxol(紫杉醇)及Taxotere(多西紫杉醇)。

达.芬奇机器人辅助外科手术系统

da Vinci手术机器人是Intuitive Surgical公司开发的第一台机器人辅助外科手术系统(robot-assisted surgical system),最初主要用于泌尿外科的微创手术,如前列腺切除手术,现在已经广泛应用于多个学科,包括妇科手术、心外科及小儿外科等。以“达.芬奇”的名字命名是因为制造者认为达.芬奇是世界上第一台机器人的发明者。一台da Vinci手术机器人的售价大约为130万美金,此外每年还需数十万美金的维护费。机器人手术时间比传统手术时间长,批评者指出,该手术系统售价昂贵,医院很难收回成本,而且大多数临床数据并不支持机器人手术具有更好的疗效。

da Vinci手术机器人是Intuitive Surgical公司开发的第一台机器人辅助外科手术系统(robot-assisted surgical system),最初主要用于泌尿外科的微创手术,如前列腺切除手术,现在已经广泛应用于多个学科,包括妇科手术、心外科及小儿外科等。以“达.芬奇”的名字命名是因为制造者认为达.芬奇是世界上第一台机器人的发明者。

达.芬奇机器人辅助外科手术系统
达.芬奇机器人辅助外科手术系统

达.芬奇机器人手术系统主要由医生控制台(surgeon console);一个装有四支7自由度交互手臂的床旁机械臂塔(patient cart)和一个高精度的3D HD视觉系统(vision cart)构成。借助于高清立体成像、多关节臂自动化控制及光缆信号传送等高科技设备,使其具备了三维高清术野、手臂无抖动、镜头固定、活动范围广、器械移动度大等优点,并且改变了术者站在手术台旁操作的传统模式,由主刀医师坐在控制台前完成手术全过程,符合人体工程学原理,更适合于长时间复杂手术。

控制台由计算机系统、手术操作监视器、机器人控制监视器、操作手柄和输入输出设备等组成。手术时外科医生可坐在远离手术台的控制台前,头靠在视野框上,双眼接受来自不同摄像机的完整图像,共同合成术野的三维立体图。医生双手控制操作杆,手部动作传达到机械臂的尖端,完成手术操作,从而增加操作的精确性和平稳性,这是一种新提出的主-仆式远距离操作模式。

一台da Vinci手术机器人的售价大约为130万美金,此外每年还需数十万美金的维护费。机器人手术时间比传统手术时间长,批评者指出,该手术系统售价昂贵,医院很难收回成本,而且大多数临床数据并不支持机器人手术具有更好的疗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