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马雀基因组有助于了解人类语言障碍

斑马雀能从它的父亲那里学习语言功能,并将其传给后代,这一直是科学家研究人类语言障碍的模型。如今,华盛顿大学Wesley C. Warren和伊利诺伊大学David F. Clayton领导下的80多人的研究团队经过5年的努力已经测出了斑马雀的整个基因组,他们希望借此进一步了解人类语言和学习障碍方面的问题,如自闭症,中风,帕金森氏症以及口吃。

斑马雀能从它的父亲那里学习语言功能,并将其传给后代,这一直是科学家研究人类语言障碍的模型。

斑马雀基因组有助于了解人类语言障碍
斑马雀基因组有助于了解人类语言障碍

如今,华盛顿大学Wesley C. Warren和伊利诺伊大学David F. Clayton领导下的80多人的研究团队经过5年的努力已经测出了斑马雀的整个基因组,他们希望借此进一步了解人类语言和学习障碍方面的问题,如自闭症,中风,帕金森氏症以及口吃。

这项研究结果发表在Nature杂志上,结果表明,其中涉及语言学习功能的基因就有800多个。

斑马雀也叫锦华鸟、锦华雀、斑胸草雀、点胁草雀、金山珍珠、珍珠、灰珍珠等。体长只有10厘米,重量不到半盎司,只有雄性斑马雀会唱歌。和许多鸟类一样,他们雌雄合居。

但斑马雀也是独一无二的,因为它们在年幼时似乎只能呀呀学语,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在学习他们父亲的歌声中渐渐长大。成年时,他们将几乎同样的歌声传给下一代,如此这般代代相传。

斑马雀整个基因组大约拥有10亿对DNA碱基来编码蛋白质,约为人类的一半。Clayton指出,令人惊奇的是,他们发现有大量的“非编码”RNA分子在斑马雀的语言学习过程中,能够很明显地影响到数百个基因的激活或关闭。“这是一个意外的发现,我们还没有完全明白”他说。

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精神科医生和神经学专家Allison J. Doupe指出,斑马雀基因组测序给设计人类神经系统疾病的研究开辟了新的机遇,因为斑马雀的很多基因与人类有相似之处。

用细菌指纹来识别犯罪嫌疑人

科罗拉多大学波尔得分校研究人员以前的研究发现,每个人的手上都携有独特的细菌菌落,如今,他们发现留在键盘上的细菌菌群可以用来判断某个人是否使用过它。Noah Fierer和他的同事想知道是否细菌可以在法医检验指纹失败的时候使用,例如当这些指纹有污迹或作为证物的物品是织物或其他软表面,无法留下指纹。他们的研究结果表明,将来手上的细菌有可能成为一种新型指纹。毕竟,你可以擦除留在证物上的指纹,但是你不可能擦

科罗拉多大学波尔得分校研究人员以前的研究发现,每个人的手上都携有独特的细菌菌落,如今,他们发现留在键盘上的细菌菌群可以用来判断某个人是否使用过它。

Noah Fierer和他的同事想知道是否细菌可以在法医检验指纹失败的时候使用,例如当有些指纹有污迹或作为证物的物品是织物或其他软表面,无法提取指纹的时候。他们的研究结果表明,将来手上的细菌有可能成为一种新型指纹。毕竟,你可以擦除留在证物上的指纹,但是你不可能擦除留在上面的细菌。

他们的这项研究发表在本周的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上(PNAS)。

Fierer和他的同事收集了三个人的指尖和他们用过的键盘上的细菌,接着,研究人员画出了指尖和键盘细菌的DNA图谱。研究小组发现,手上的细菌和键盘上的细菌非常匹配。

要确定细菌指纹是否有用,就必须确定它能否将一个人从群体中分辨出来。因此,研究人员从9个电脑鼠标及其使用者的手掌上提取细菌菌群和人类皮肤微生物组计划(Human Skin Microbiome Project)的人类手掌微生物数据库中的270份样本进行比较,研究小组发现,和细菌指纹库中的其它手掌菌落相比,这9个样本更接近于其使用者。

部分研究者对这项技术是否实用尚存在疑虑,美国国家人类基因组研究所的遗传学家 Elizabeth Grice 是这项研究的负责人之一,他认为“目前,我们确实不知道一个个体皮肤上的菌落到底有多大的特异性”。在这项研究中,研究者的样本比较单一,而如果样本是多个人的混合菌落,则结果很有可能类似于另外一个毫不相干的人。

Fierer也认为确定细菌指纹图谱是否是一个有用的法医工具还需要更多的测试。研究人员目前正在试图确定需要接触多少次才能留下细菌指纹,以及是否可以从布或其他软表面提取细菌指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