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ED(勃起功能障碍)

阴茎勃起功能障碍(ED)是指阴茎不能达到或维持充分勃起,以完成满意的性交.本病早先在西方被称谓为”性无能”(impotence),我国称之为”阳痿”,两者都是医患双方不愿意接受的贬义词,ED更精确地定义了这种性功能障碍。

阴茎勃起功能障碍(ED)是指阴茎不能达到或维持充分勃起,以完成满意的性交.本病早先在西方被称谓为”性无能”(impotence),我国称之为”阳痿”,两者都是医患双方不愿意接受的贬义词,ED更精确地定义了这种性功能障碍。偶尔几次因劳累或工作压力而出现的疲软或不举,算不上真正的ED。ED(勃起功能障碍)属于一种疾病,流行病学资料显示:男性迈入中老年后罹患ED的风险也随之增加。而导致ED产生的因素还有高血压、糖尿病、高胆固醇、心血管病等疾病,或相关药物的副作用。但最重要的是,ED并不会因为忽视而自行消失。同其他健康问题一样,只有正视它,认识它,才能迈出通往康复的第一步。

怎么才算真的ED?

勃起功能障碍(ED),是指男性在性刺激下,持续地(3个月以上)不能达到或维持足够硬度的阴茎勃起,以完成满意的性生活[1]。

患ED的男性多吗?

几乎没人愿意公开谈论ED,以至不少男性以为ED仅自身独有。但事实上,ED是一种相当普遍的疾病。52%的40-70岁男性存在不同程度的ED[2],据估计,全球共有1.52亿男性罹患ED;到2025年,男性ED患病人数将增至3.22亿[3]; 在我国,根据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泌尿科专家朱积川教授的报告[4],40岁及以上人群患病率为40.2%。据此推算,中国城市人口男性ED患病人数约有2600万,且还处于不断增长的态势。

什么原因造成ED?

ED的成因主要有三种:器质性、心理性及混合性[5]。50岁以上ED患者中,80%为器质性ED[6]。 器质性ED的原因较复杂,可细分如下:[7,8,9,10]

  • 血管因素:如高血压、糖尿病、心血管病等,或药物,会导致阴茎血管扩张不佳,充血少进而出现勃起不硬或不能勃起;曾患前列腺炎等疾病也会增加患ED的风险。
  • 阴茎本身:如遗传,外伤或手术等,造成生理结构发育不良或改变。
  • 神经因素:因各种原因如截瘫等,造成躯体神经功能障碍、植物神经病变或中枢神经系统失常等,使神经信息传递无法到达阴茎海绵体的平滑肌上,进而不能勃起。[11]
  • 激素紊乱,如:雄激素水平降低。

心理性ED主要来源于性行为时的精神压力、不良的性生活经历、性知识缺乏等。 混合性ED为心理因素和器质性因素的综合作用。

您是否也存在ED认识上的误区?

  1. 不去医院。受中国传统道德、文化的影响,很多人不认为ED是一种疾病,而只把它当成一种自然衰老现象不予理会。另外,感觉属于个人隐私,更影响了男性积极就医。
  2. 因为个人隐私的关系而去非正规医疗机构就医。很多非正规的医疗机构利用患者的隐私心理,诱惑患者花了大量的冤枉钱,但却延误了治疗。
  3. 宁用保健品不用正规药品。实际上,市场上很多“保健品”或所谓的“壮阳药”违规添加了西药成分,剂量却很不稳定,长期服用会对男性健康造成不利的影响。
  4. 不良的饮食和生活习惯。ED与糖尿病、高血脂有密切的联系;并且长期生活不规律、熬夜、酗酒、吸烟等都会给性活动带来干扰,长此以往勃起功能衰退,ED就会悄然而来。
  5. 认为停止手淫,ED就会逐渐好转。事实证明,长期频繁的手淫确实与ED、早泄的发生有一定关联,但并非直接原因。过度的手淫会造成泌尿生殖系统长期充血,局部免疫力下降,从而引起尿道炎、前列腺疾病等的发生。同时还会导致性神经疲劳、性欲减退等。这一系列的综合作用导致阳痿、早泄等性功能障碍的发生。若停止手淫,ED等并不会不治自愈。

不重视ED治疗的后果将会如何?

不及时治疗ED并不会导致死亡,但却大大降低男性及其伴侣的生活质量,使双方的性爱甜蜜指数归零,感情遭受痛苦和疏离。ED影响的不仅是阴茎勃起功能,还可导致男性抑郁、缺乏自信或其他精神问题。更为重要的是,出现ED可能是身体有其它疾病隐患的警讯。研究发现:ED和其它如高血压、糖尿病、心血管病、动脉粥样硬化等存在相同的血管发病因素,ED很可能作为这些疾病的先兆表现出来。警觉来自身体最本能的信号,可以帮助自己及时觉察潜在的疾病隐患并及早就医。 事实上,95%的ED都能得到有效治疗[12],您完全不必担心。重要的是您已经迈出了正视问题的第一步,接下来只需拿出行动,配合医生进行治疗。而在您踏上寻找幸福之路前,别忘了身边有她的支持。和太太聊聊——与她沟通

Reference:

[1] Jardin A et al, Recommendations of the 1st International Consultation on Erectile Dysfunction. Erectile Dysfunction. Plymouth, UK: Health Publications, ltd; 2000:711-726
[2] Feldman H, Goldstein I et al. Impotence and its medical and psychosocial correlates: results of the Massachusetts Male Aging Study. J Urol 1994;151:54-61
[3] I.A. AYTAC., J.B. MCKINLAY and R.J. KRANE, The likely worldwide increase in erectile dysfunction between 1995 and 2025 and some possible policy consequences. BJU International (1999), 84, 50–56
[4] 张庆江,朱积川,许清泉,姜辉, 三城市2226例男性勃起功能流行病学调查. 《中国男科学杂志》, 2003 Vol17, No.3: p191-193
[5] Tiefer L, Schuetz-Mueller D. Urol Clin North Am. 1995;22:767-773
[6] 康新立,年轻人勃起功能障碍的病因调查。J Medern Urol 2002 Vol.7 No.3,p170-171
[7] Lue TF. N Engl J Med. 2000;342:1802-1813.
[8] Miller TA. Am Fam Phys. 2000;61:95-104.
[9] NIH Consensus Development Panel on Impotence. JAMA. 1993;270:83-90.
[10] Aizenberg D et al. J Clin Psych. 1995;56:137-141.
[11] 《现代男性不育诊疗学》上海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杨建华主编 P238-244
[12] Lobb-Rossini K. Erectile dysfunction and its management J Commun Nursing 1999;13(10): 16-25
 
转载自黄水晶男性关爱行动

作者: bensonchina

who am i?i don't know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