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列腺癌

前列腺是男性体内的一种腺体,制造构成精液部份的一种液体,称之为前列腺液。前列腺的体积约 2 X 2 厘米,位于骨盆区。前列腺使用一种称为睾丸激素的男性荷尔蒙而正常运作。

前列腺是男性体内的一种腺体,制造构成精液部份的一种液体,称之为前列腺液。前列腺的体积约 2 X 2 厘米,位于骨盆区。前列腺使用一种称为睾丸激素的男性荷尔蒙而正常运作。 继续阅读“前列腺癌”

研究发现前列腺癌可能起源于前列腺基质细胞

对于研究人员来说,研究任何癌症的关键是要找到这个癌症的“起源细胞(cell of origin)”。最近,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的科学家们认为他们已经发现了一种可以导致前列腺癌发生的特殊类型细胞。

>对于研究人员来说,研究任何癌症的关键是要找到这个癌症的“起源细胞(cell of origin)”。最近,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的科学家们认为他们已经发现了一种可以导致前列腺癌发生的特殊类型细胞。 继续阅读“研究发现前列腺癌可能起源于前列腺基质细胞”

超过75%的低危前列腺癌存在过度治疗

一项新的研究显示,有超过75%的低危前列腺癌存在过度治疗—前列腺切除或放疗,即便是患者的PSA小于4ng/ml。PSA是做出治疗时考虑的因素之一。研究员马克.N.路斯坦博士是新泽西州癌症研究所的专家,他指出:“如果我们确定PSA小于4ng/ml就不会死于前列腺癌,那么这样的事情就不会发生了”。

一项新的研究显示,有超过75%的低危前列腺癌存在过度治疗—前列腺切除或放疗,即便是患者的PSA小于4ng/ml。PSA是做出治疗时考虑的因素之一。 继续阅读“超过75%的低危前列腺癌存在过度治疗”

前列腺癌体积大小和患者的BMI有关

一项最新的研究显示前列腺癌患者肿瘤大小和患者的体重有关,体重越高,肿瘤体积越大。该发现源于对2001-2007年间3300名平均年龄为60岁的拟手术切除恶变的前列腺及其周边组织的前列腺癌患者的前列腺体积及患者体重的数据分析研究。Nilesh Patil博士是底特律亨利福特医院Vattikuti泌尿外科研究所放射科的医生,他指出:“随着患者的BMI升高,其肿瘤体积也同步增长。依据我们的发现这主要是因为

一项最新的研究显示前列腺癌患者肿瘤大小和患者的体重有关,体重越高,肿瘤体积越大。 继续阅读“前列腺癌体积大小和患者的BMI有关”

Provenge成美国第一个癌症治疗疫苗

William Haseltine是一个科学家,生物技术企业家和慈善家,他在哈佛大学当教授时主要从事艾滋病和癌症研究,如今是多家公司的创始人。以下是他撰写的关于 Provenge疫苗及Dendreon公司成立始末的一些由来。上周四,FDA(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批准Provenge用于晚期前列腺癌的治疗,使该药成为第一个在美国被批准用于治疗的疫苗,开创了癌症免疫治疗的新时代,这项批复标志着20年的不懈努力终于取得成功。

William Haseltine是一个科学家,生物技术企业家和慈善家,他在哈佛大学当教授时主要从事艾滋病和癌症研究,如今是多家公司的创始人。以下是他撰写的关于Provenge疫苗及Dendreon公司成立始末的一些由来。

Provenge成美国第一个癌症治疗疫苗

上周四,FDA(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批准Provenge用于晚期前列腺癌的治疗,使该药成为第一个在美国被批准用于治疗的疫苗,开创了癌症免疫治疗的新时代,这项批复标志着20年的不懈努力终于取得成功。

这个故事还得从上个世纪80年代,我在哈弗大学医学院和Dana – Farber癌症中心当教授研究 HIV/AIDS开始。那是已知HIV是男女之间的性传播疾病。因为这种病毒可以通过被血液污染的针头传播,因此性传播在当时被认为实际上也是和血液有关的,是通过性交过程中被撕裂的粘膜组织的小裂隙传播。

当我看到一个报告称7名妇女接受一名捐献者的人工受精中被感染HIV,我开始怀疑这个解释。我开始向所有我认识的科学家请教他们是否听说过一种能穿过粘膜的细胞。我怀疑如果存在这种细胞,那么它可以携带病毒穿过粘膜进入体内。

最后我找到了洛克菲勒大学的Ralph Steinman ,Ralph Steinman 一直致力于对一种称之为树突状巨噬细胞(dendretic macrophages)的研究工作,他认为这些细胞在免疫方面发挥关键作用,他们是对外来物质进行识别的第一种细胞,且在整个免疫系统中发挥着关键作用。在当时这种革命性的提法不被大多数免疫学家接受。除了这种观点,让我感兴趣的是树突状巨噬细胞被观察到可以来回穿越子宫颈的粘膜。

后来,Eric Langhoff进入了我的实验室,他是一个曾在 Ralph Steinman 的实验室工作过的丹麦年轻医生。很短的时间内,我们就证明了树突状巨噬细胞能高效率的携带HIV病毒。HIV病毒和树突状巨噬细胞紧密结合并被携带穿过粘膜到达淋巴结附近。树突状巨噬细胞通过它们的长半透膜驯化其他的免疫细胞。这就是HIV接近易感免疫细胞CDA或T细胞的过程。病毒已经进入体内,开始感染。

在这一研究过程中,我对这种细胞有了很深的认识。我发现离体树突状巨噬细胞可被用来驯化免疫系统,将纯化树突状巨噬细胞暴露于外来物质,然后将这些细胞重新引入体内,结果其他的细胞也具有了对此物质的免疫力。

这个现象触发了我的另一个想法,有没有可能训练纯化树突状巨噬细胞识别肿瘤细胞,如果能这样,那将这些细胞再导入体内训练机体自身的免疫系统来攻击自身的肿瘤。

当时我是一个风险投资公司的医疗风险投资基金顾问,我将这个想法列了个大纲,他们同意提供500万美金成立一家新公司来探索这种新的抗癌治疗。正如经常发生的,并不是我一个人有这种想法。在参加荷兰的一个科学会议上,我遇见了两名来自斯坦福大学的科学家Sam Strober 和 Ed Engelmann.我们的想法不谋而合,而且均在建立公司的早期阶段,因此我们联合起来, Activated Cell Therapy公司诞生了。

20年过去了,这家公司经历了许多波折起伏,办公地址也从加州搬到了西雅图附近的华盛顿。公司名称改为Dendreon,原来的管理层也更换了,新的风投公司注入资金并从公开市场筹集资金。我转移到基因组学研究领域,Sam和Ed退出了公司仅作为公司顾问,但是当初的想法仍然存在。尽管遭受怀疑和最初FDA的拒绝,Dendreon公司的科学家、医生和管理层一直在努力。

这种对晚期前列腺癌治疗如今得到批复,癌症治疗中的这一小步给将来所有癌症患者提供了新的希望。我们已经开始着手实现借助免疫系统的力量来对抗癌症,这条道路虽然漫长曲折,但前途是光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