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疫苗接种时间表及相关事项

疫苗有助于预防疾病。在美国出生的宝宝可能一出生就接种第一次疫苗以后的疫苗在儿童体检时可在您孩子医生的诊所或在当地卫生部门接种妇女、婴儿和儿童 (WIC)拜访或儿童入学时都需要接种疫苗。 继续阅读“儿童疫苗接种时间表及相关事项”

乳腺癌疫苗获新突破

美国科学家近日已经开发出一种具有预防小鼠患乳腺癌的疫苗。研究人员目前正计划进行人体试验。该研究发表在Nature Medicine杂志上,但他们同时也警告说要广泛使用这种疫苗,尚需要几年的时间。克利夫兰诊所(Cleveland Clinic)Lerner 研究所的Vincent Tuohy指出:“我们相信这种疫苗将有一天会被用来预防女性乳腺癌,如同用疫苗预防许多儿童疾病一样”

美国科学家近日已经开发出一种具有预防小鼠患乳腺癌的疫苗。研究人员目前正计划进行人体试验。 继续阅读“乳腺癌疫苗获新突破”

研究称艾滋病传播和天花灭绝有关

美国的研究人员指出天花疫苗或许能增强人体对HIV感染的抵抗能力,但随着天花的消灭,天花疫苗也不再使用,AIDS病毒便蓬勃蔓延。这项研究发表在2010年5月17日的《BMC免疫学》(BMC Immunology)杂志上,但他们同时也指出,这仅仅只是一个初步研究,推荐天花疫苗对抗HIV还言之过早。

AIDS 美国的研究人员指出天花疫苗或许能增强人体对HIV感染的抵抗能力,但随着天花的消灭,天花疫苗也不再使用,AIDS病毒便蓬勃蔓延。

这项研究发表在2010年5月17日的《BMC免疫学》(BMC Immunology)杂志上,但他们同时也指出,这仅仅只是一个初步研究,推荐天花疫苗对抗HIV还言之过早。

该研究的首席研究员,来自弗吉尼亚州乔治梅森大学的Raymond Weinstein博士指出:“对于HIV在非洲的快速传播,存在多种可能,如战争,重复使用未经消毒的针头和早期几批被污染的脊髓灰质炎疫苗。然而,所有这些要么被证明是错的,要么不能充分解释HIV流行的行为”。

Weinstein博士和他的同事认为对天花的免疫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解释HIV的蔓延。随着全球根除天花,天花疫苗也自1950-1970年逐渐淡出,如此同时,HIV则开始呈指数形式蔓延。如今,只有和天花打交道的科学家和专业医疗人员才会接种天花疫苗。 继续阅读“研究称艾滋病传播和天花灭绝有关”

FDA恢复轮状病毒疫苗Rotarix的使用

美国FDA本周五宣布医生可以恢复使用Rotarix疫苗预防轮状病毒,轮状病毒是导致儿童重度腹泻的常见病原。2010年3月22日,FDA建议医生暂停使用这种口服疫苗,因为它被发现含有一种非致病性的猪病毒。FDA希望能够查明污染源,并确定其潜在的危害-这种被称之为PCV1的猪病毒到目前尚未发现能导致人类发病。

UNICEF/Shehzad Noorani美国FDA本周五宣布医生可以恢复使用Rotarix疫苗预防轮状病毒,轮状病毒是导致儿童重度腹泻的常见病原。

2010年3月22日,FDA建议医生暂停使用这种口服疫苗,因为它被发现含有一种非致病性的猪病毒。FDA希望能够查明污染源,并确定其潜在的危害-这种被称之为PCV1的猪病毒到目前尚未发现能导致人类发病。

在上周五发表的一份声明中FDA表示“临床医生和卫生保健专业人员可恢复Rotarix疫苗的使用或继续使用RotaTeq”,RotaTeq是另外一种轮状病毒疫苗。

FDA表示,作出恢复Rotarix疫苗使用的决定是基于对一些信息的评估,这些信息包括制造商葛兰素史克公司的实验室结果;FDA自己的实验室结果,同时还包括对以往一些科学文献的分析回顾及来自科学和公共健康领域专家的意见。

同时,FDA还引证了两种疫苗的安全记录,包括数以万计病人的临床实验数据及数以百万计疫苗接种者的感受。FDA指出没有证据表明PCV1或PCV2对人类安全构成威胁,且迄今为止还没有这两种病毒引起的感染或疾病的报道。 继续阅读“FDA恢复轮状病毒疫苗Rotarix的使用”

HIV病毒疫苗获新突破

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MIT)的研究人员似乎已经找到办法解开困扰大家很久的一个艾滋病谜团,他们有可能最终开发出一种有效的疫苗来预防艾滋病。MIT的Arup Chakraborty博士和哈佛大学的Bruce D. Walker博士带领的研究小组发现elite controllers有一组罕见的基因,它能够使他们的免疫系统释放的杀伤T细胞具有不同寻常的威力。这些发现来自一系列设计精巧的实验,实验对象包括对1100名elite controllers和800名AIDS患者

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MIT)的研究人员似乎已经找到办法解开困扰大家很久的一个艾滋病谜团,他们有可能最终开发出一种有效的疫苗来预防艾滋病。

HIV病毒疫苗新突破

在大约每200名HIV携带者中,有一名并不发病,即出现AIDS,这种感染HIV但不发病的人被称为elite controllers。这即是上文所提及的谜团。长久以来,科学家们坚信,一旦这个谜团被解开,就相当于拿到了AIDS研究的“圣杯”:有效的艾滋病疫苗。

MIT的Arup Chakraborty博士和哈佛大学的Bruce D. Walker博士带领的研究小组发现elite controllers有一组罕见的基因,它能够使他们的免疫系统释放的杀伤T细胞具有不同寻常的威力。这些发现来自一系列设计精巧的实验,实验对象包括对1100名elite controllers和800名AIDS患者。

正常的杀伤T细胞通常以一种团队协作的方式,大量的杀伤T细胞通过识别病毒的不同位点来杀死被病毒感染的细胞。但这种方式对于快速突变病毒来说太慢而根本无法阻止它们,如HIV病毒。而通过突变来改变它们的结合位点正是人体正常免疫系统无法阻止HIV病毒的原因之一。

而elite controllers体内的杀伤T细胞可以在不需要外力帮助下干掉被病毒感染的细胞,而且,它们反应广泛,只要出现HIV变种,它们立马可以发现并消灭。

但由于elite controllers体内的这种杀伤T细胞反应过于广泛,因此也使得elite controllers更容易患自身免疫性疾病,这是它的弊端。但是它的优点是它不但使得elite controllers不受艾滋病毒威胁,而且它能保护elite controllers不受任何快速增殖病毒的威胁,如丙型肝炎病毒。

这项研究得到了诺贝尔奖得主加州理工学院研究员 David Baltimore 博士的好评,该研究发表在Nature杂志5月版。

Provenge成美国第一个癌症治疗疫苗

William Haseltine是一个科学家,生物技术企业家和慈善家,他在哈佛大学当教授时主要从事艾滋病和癌症研究,如今是多家公司的创始人。以下是他撰写的关于 Provenge疫苗及Dendreon公司成立始末的一些由来。上周四,FDA(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批准Provenge用于晚期前列腺癌的治疗,使该药成为第一个在美国被批准用于治疗的疫苗,开创了癌症免疫治疗的新时代,这项批复标志着20年的不懈努力终于取得成功。

William Haseltine是一个科学家,生物技术企业家和慈善家,他在哈佛大学当教授时主要从事艾滋病和癌症研究,如今是多家公司的创始人。以下是他撰写的关于Provenge疫苗及Dendreon公司成立始末的一些由来。

Provenge成美国第一个癌症治疗疫苗

上周四,FDA(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批准Provenge用于晚期前列腺癌的治疗,使该药成为第一个在美国被批准用于治疗的疫苗,开创了癌症免疫治疗的新时代,这项批复标志着20年的不懈努力终于取得成功。

这个故事还得从上个世纪80年代,我在哈弗大学医学院和Dana – Farber癌症中心当教授研究 HIV/AIDS开始。那是已知HIV是男女之间的性传播疾病。因为这种病毒可以通过被血液污染的针头传播,因此性传播在当时被认为实际上也是和血液有关的,是通过性交过程中被撕裂的粘膜组织的小裂隙传播。

当我看到一个报告称7名妇女接受一名捐献者的人工受精中被感染HIV,我开始怀疑这个解释。我开始向所有我认识的科学家请教他们是否听说过一种能穿过粘膜的细胞。我怀疑如果存在这种细胞,那么它可以携带病毒穿过粘膜进入体内。

最后我找到了洛克菲勒大学的Ralph Steinman ,Ralph Steinman 一直致力于对一种称之为树突状巨噬细胞(dendretic macrophages)的研究工作,他认为这些细胞在免疫方面发挥关键作用,他们是对外来物质进行识别的第一种细胞,且在整个免疫系统中发挥着关键作用。在当时这种革命性的提法不被大多数免疫学家接受。除了这种观点,让我感兴趣的是树突状巨噬细胞被观察到可以来回穿越子宫颈的粘膜。

后来,Eric Langhoff进入了我的实验室,他是一个曾在 Ralph Steinman 的实验室工作过的丹麦年轻医生。很短的时间内,我们就证明了树突状巨噬细胞能高效率的携带HIV病毒。HIV病毒和树突状巨噬细胞紧密结合并被携带穿过粘膜到达淋巴结附近。树突状巨噬细胞通过它们的长半透膜驯化其他的免疫细胞。这就是HIV接近易感免疫细胞CDA或T细胞的过程。病毒已经进入体内,开始感染。

在这一研究过程中,我对这种细胞有了很深的认识。我发现离体树突状巨噬细胞可被用来驯化免疫系统,将纯化树突状巨噬细胞暴露于外来物质,然后将这些细胞重新引入体内,结果其他的细胞也具有了对此物质的免疫力。

这个现象触发了我的另一个想法,有没有可能训练纯化树突状巨噬细胞识别肿瘤细胞,如果能这样,那将这些细胞再导入体内训练机体自身的免疫系统来攻击自身的肿瘤。

当时我是一个风险投资公司的医疗风险投资基金顾问,我将这个想法列了个大纲,他们同意提供500万美金成立一家新公司来探索这种新的抗癌治疗。正如经常发生的,并不是我一个人有这种想法。在参加荷兰的一个科学会议上,我遇见了两名来自斯坦福大学的科学家Sam Strober 和 Ed Engelmann.我们的想法不谋而合,而且均在建立公司的早期阶段,因此我们联合起来, Activated Cell Therapy公司诞生了。

20年过去了,这家公司经历了许多波折起伏,办公地址也从加州搬到了西雅图附近的华盛顿。公司名称改为Dendreon,原来的管理层也更换了,新的风投公司注入资金并从公开市场筹集资金。我转移到基因组学研究领域,Sam和Ed退出了公司仅作为公司顾问,但是当初的想法仍然存在。尽管遭受怀疑和最初FDA的拒绝,Dendreon公司的科学家、医生和管理层一直在努力。

这种对晚期前列腺癌治疗如今得到批复,癌症治疗中的这一小步给将来所有癌症患者提供了新的希望。我们已经开始着手实现借助免疫系统的力量来对抗癌症,这条道路虽然漫长曲折,但前途是光明的。

常规季节性流感疫苗接种致H1N1流感患病风险增高

2009年春季,一所学校爆发甲型H1N1流感,出现咳嗽、发烧的人均是接种季节性流感疫苗次数较多的人。几个加拿大公共卫生机构因此在2009年夏季新开展了4项研究以进一步调查这种现象,这4项研究纳入了2700名未患甲型H1N1流感和甲型H1N1流感患者。其中一项研究发现季节性流感疫

2009年9月加拿大的研究人员发现接种过季节性流感疫苗的人群患甲型H1N1流感的风险高。

常规季节性流感疫苗接种致H1N1流感患病风险增高

2009年春季,一所学校爆发甲型H1N1流感,出现咳嗽、发烧的人均是接种季节性流感疫苗次数较多的人。

几个加拿大公共卫生机构因此在2009年夏季新开展了4项研究以进一步调查这种现象,这4项研究纳入了2700名未患甲型H1N1流感和甲型H1N1流感患者。其中一项研究发现季节性流感疫苗可致甲型H1N1流感患病风险增加68%。另外三项研究则发现,和未接种季节性流感疫苗的人相比,接种季节性流感疫苗的人甲型H1N1流感患病风险增加了1.4-1.5倍。

据有关消息,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WHO)已经承认其应对甲型H1N1流感措施不当。

WHO流感专家 Keiji Fukuda承认甲型H1N1流感大流行的六个警戒级别设置混乱,并导致公众对该病的普遍性恐慌,而实际上甲型H1N1流感比禽流感的致死性还要低。

批评者指出WHO和制药业有瓜葛,许多医药公司从政府庞大的H1N1疫苗储存中获得了丰厚的利润,其中很多疫苗被闲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