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称侵袭性结肠息肉与吸烟有关

一项新的研究显示大肠内一种称之为扁平状腺瘤的癌前息肉与吸烟有关,研究人员指出这项发现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吸烟的人肠癌发病较早。研究作者指出,和隆起型相比,扁平型腺瘤侵袭性更高,且难于发现。研究结果不但发现这种腺瘤与吸烟有关,而且还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肠癌总是在晚期才发现以及吸烟者的发病年龄较不吸烟者小。

一项新的研究显示大肠内一种称之为扁平状腺瘤的癌前息肉与吸烟有关,研究人员指出这项发现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吸烟的人肠癌发病较早。 继续阅读“研究称侵袭性结肠息肉与吸烟有关”

Provenge成美国第一个癌症治疗疫苗

William Haseltine是一个科学家,生物技术企业家和慈善家,他在哈佛大学当教授时主要从事艾滋病和癌症研究,如今是多家公司的创始人。以下是他撰写的关于 Provenge疫苗及Dendreon公司成立始末的一些由来。上周四,FDA(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批准Provenge用于晚期前列腺癌的治疗,使该药成为第一个在美国被批准用于治疗的疫苗,开创了癌症免疫治疗的新时代,这项批复标志着20年的不懈努力终于取得成功。

William Haseltine是一个科学家,生物技术企业家和慈善家,他在哈佛大学当教授时主要从事艾滋病和癌症研究,如今是多家公司的创始人。以下是他撰写的关于Provenge疫苗及Dendreon公司成立始末的一些由来。

Provenge成美国第一个癌症治疗疫苗

上周四,FDA(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批准Provenge用于晚期前列腺癌的治疗,使该药成为第一个在美国被批准用于治疗的疫苗,开创了癌症免疫治疗的新时代,这项批复标志着20年的不懈努力终于取得成功。

这个故事还得从上个世纪80年代,我在哈弗大学医学院和Dana – Farber癌症中心当教授研究 HIV/AIDS开始。那是已知HIV是男女之间的性传播疾病。因为这种病毒可以通过被血液污染的针头传播,因此性传播在当时被认为实际上也是和血液有关的,是通过性交过程中被撕裂的粘膜组织的小裂隙传播。

当我看到一个报告称7名妇女接受一名捐献者的人工受精中被感染HIV,我开始怀疑这个解释。我开始向所有我认识的科学家请教他们是否听说过一种能穿过粘膜的细胞。我怀疑如果存在这种细胞,那么它可以携带病毒穿过粘膜进入体内。

最后我找到了洛克菲勒大学的Ralph Steinman ,Ralph Steinman 一直致力于对一种称之为树突状巨噬细胞(dendretic macrophages)的研究工作,他认为这些细胞在免疫方面发挥关键作用,他们是对外来物质进行识别的第一种细胞,且在整个免疫系统中发挥着关键作用。在当时这种革命性的提法不被大多数免疫学家接受。除了这种观点,让我感兴趣的是树突状巨噬细胞被观察到可以来回穿越子宫颈的粘膜。

后来,Eric Langhoff进入了我的实验室,他是一个曾在 Ralph Steinman 的实验室工作过的丹麦年轻医生。很短的时间内,我们就证明了树突状巨噬细胞能高效率的携带HIV病毒。HIV病毒和树突状巨噬细胞紧密结合并被携带穿过粘膜到达淋巴结附近。树突状巨噬细胞通过它们的长半透膜驯化其他的免疫细胞。这就是HIV接近易感免疫细胞CDA或T细胞的过程。病毒已经进入体内,开始感染。

在这一研究过程中,我对这种细胞有了很深的认识。我发现离体树突状巨噬细胞可被用来驯化免疫系统,将纯化树突状巨噬细胞暴露于外来物质,然后将这些细胞重新引入体内,结果其他的细胞也具有了对此物质的免疫力。

这个现象触发了我的另一个想法,有没有可能训练纯化树突状巨噬细胞识别肿瘤细胞,如果能这样,那将这些细胞再导入体内训练机体自身的免疫系统来攻击自身的肿瘤。

当时我是一个风险投资公司的医疗风险投资基金顾问,我将这个想法列了个大纲,他们同意提供500万美金成立一家新公司来探索这种新的抗癌治疗。正如经常发生的,并不是我一个人有这种想法。在参加荷兰的一个科学会议上,我遇见了两名来自斯坦福大学的科学家Sam Strober 和 Ed Engelmann.我们的想法不谋而合,而且均在建立公司的早期阶段,因此我们联合起来, Activated Cell Therapy公司诞生了。

20年过去了,这家公司经历了许多波折起伏,办公地址也从加州搬到了西雅图附近的华盛顿。公司名称改为Dendreon,原来的管理层也更换了,新的风投公司注入资金并从公开市场筹集资金。我转移到基因组学研究领域,Sam和Ed退出了公司仅作为公司顾问,但是当初的想法仍然存在。尽管遭受怀疑和最初FDA的拒绝,Dendreon公司的科学家、医生和管理层一直在努力。

这种对晚期前列腺癌治疗如今得到批复,癌症治疗中的这一小步给将来所有癌症患者提供了新的希望。我们已经开始着手实现借助免疫系统的力量来对抗癌症,这条道路虽然漫长曲折,但前途是光明的。

欧洲启动最大规模的手机致癌性研究

世界上最大规模的手机使用安全性研究最近在英国伦敦启动。该研究将对英国、芬兰、丹麦、瑞典和荷兰这5个欧洲国家的25万手机用户进行调查。研究将持续 20-30年,旨在就手机是否影响人类健康找出一个明确的答案。迄今为止的研究结果显示没有不良影响,但科学家认为这些研究周期太短,可能无法检测癌症及其他潜伏期长的疾病。

世界上最大规模的手机使用安全性研究最近在英国伦敦启动。该研究将对英国、芬兰、丹麦、瑞典和荷兰这5个欧洲国家的25万手机用户进行调查。研究将持续20-30年,旨在就手机是否影响人类健康找出一个明确的答案。

迄今为止的研究结果显示没有不良影响,但科学家认为这些研究周期太短,可能无法检测癌症及其他潜伏期长的疾病。

这项研究被称之为 Cosmos,全称为 the cohort study on mobile communications.

研究小组成员Lawrie Challis教授认为这项研究势在必行,“因为我们仍然不能排除手机致癌的可能性,总的说来目前认为不会致癌,但我们需要一个非常确切的答案”。

该研究的合作研究者,英国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的 Mireille Toledano补充说,“对于该问题,各方面认识上还存在差距,还存在很多不确定性。因此,最好的办法就是从现在起检测大量手机用户的长期使用的健康状态,通过这种方法建立一个有价值的图标,以判断长期使用状态下,两者之间是否存在关联”。

她强调该研究并不仅仅监测脑癌。“因为如今手机的用途很广泛,如有的人用它来上网,这就意味着手机的影响并不仅仅局限于头部。所以我们检测的健康范围很广泛,包括其他形式的肿瘤,如皮肤癌以及其他形式的脑部疾病,如神经退行性疾病。同时我们还监测手机是否会引起某些症状的频率改变,如头痛,耳鸣,抑郁或睡眠障碍等。这些也是人们在手机使用过程中常常报告的一些情况,这都将被纳入我们检测的范围之内”。

该研究的最大的顾虑就是以往的同类研究均是依靠参与者对他们手机使用情况的回忆性描述,科学家认为这可能会影响研究结果。因此 Cosmos采用了前瞻性研究方法,它将记录参入者实际的手机使用情况。

多吃蔬菜水果是否有防癌作用?

一项大型研究追踪了47.8万欧洲人的饮食习惯,结果发现多吃水果蔬菜并没有起到多少防癌的作用。这项研究对142605名男性和 335873名女性进行了平均9年的追踪调查,结果显示多吃蔬菜和癌症发病风险降低之间存在关联,这种关联性虽然具有统计学差异,但差异很小。简单的说,也就是一个人每天要多吃两份蔬菜才会使患癌风险降低4%。

一项大型研究追踪了47.8万欧洲人的饮食习惯,结果发现多吃水果蔬菜并没有起到多少防癌的作用。

这项研究对142605名男性和335873名女性进行了平均9年的追踪调查,结果显示多吃蔬菜和癌症发病风险降低之间存在关联,这种关联性虽然具有统计学差异,但差异很小。简单的说,也就是一个人每天要多吃两份蔬菜才会使患癌风险降低4%。

这项研究是一系列揭幕蔬菜防癌真相研究的最新成果,发表在最新一期的 The Journal of the 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 (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杂志)上。

虽然调查结果显示多吃蔬菜水果或多或少可使癌症患病率有所下降,但这种差异也可以用其他的原因来解释,如研究对象的上报错误,或者存在多吃蔬菜使吸烟或过度饮酒的可能性变小。另外,降低4%的患病率对一个个体来讲并没有多少实际的益处,例如,假若一个人在未来的8年内他的患癌风险是10%,那么每天多吃两份蔬菜只会使他的患癌风险降至9.6%。

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营养系主任Willett博士指出多吃蔬菜水果的益处主要为降低血脑血管疾病发病风险。因此,敦促美国人多吃蔬菜的运动可能会继续进行下去。

他同时也指出蔬菜和水果能降低某一特定类型的癌症风险,如多年来的研究表明番茄中的番茄红素能降低前列腺癌患病风险,但这项研究中并没有涉及。此外这项研究的调查对象为成年人,对儿童和少年时期多吃蔬菜是否对其将来的患癌风险有所影响,该研究并没有将其纳入研究范围,很多证据表明癌症患病者在其儿童和青少年时期就暴露在电离辐射和其他癌症危险因子之下。

慢性疾病致癌症患病风险增高

一项新的调查显示,有心脏病或慢性疾病的人其被诊断为癌症的风险较正常人高。研究者发现,高血压、高胆固醇或糖尿病患者患癌症的风险是正常人的两倍。而曾发作过心脏病的人患癌症的风险则是未患心脏病者的三倍。这项调查通过电话采访的形式,于2008年12月30日-2009年12月29日期间,采访了35万美国成年人,抽样误差不超过1%。该调查研究是 Gallup Healthways Well-Being Index的一部分。虽然这些慢性病的发病风险随着年龄的增高而升高,但研究结果发现,在每一个年龄段,慢性病和癌症都存在非常显著的关联。癌症和某些疾病状态如心脏病的关系,在45岁以下的患者尤为突出。

一项新的调查显示,有心脏病或慢性疾病的人其被诊断为癌症的风险较正常人高。
研究者发现,高血压、高胆固醇或糖尿病患者患癌症的风险是正常人的两倍。而曾发作过心脏病的人患癌症的风险则是未患心脏病者的三倍。
这项调查通过电话采访的形式,于2008年12月30日-2009年12月29日期间,采访了35万美国成年人,抽样误差不超过1%。该调查研究是 Gallup Healthways Well-Being Index的一部分。

[table id=1 /]

虽然这些慢性病的发病风险随着年龄的增高而升高,但研究结果发现,在每一个年龄段,慢性病和癌症都存在非常显著的关联。癌症和某些疾病状态如心脏病的关系,在45岁以下的患者尤为突出。
研究人员也指出该研究结果并不一定意味着这些慢性疾病会导致癌症,但这些结果确实显示癌症和慢性疾病拥有共同的危险因子,而且两者之间可能相互关联。例如吸烟是心脏病和肺癌的共同危险因子;胆固醇本身虽然并不是致癌物质,但可能会增强体内其他致癌物质的作用。

定期筛查有助于诊断早期结肠直肠癌

根据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去年有近5.0万人死于结肠直肠癌,超过了乳腺癌和艾滋病死亡人数的总和。但如果患者接受了结肠镜检查,虽然这一过程仅约为20 分钟,但却可以使许多这类死亡得以避免。Southern Regional Area健康教育中心执业的骨科医生John Hall认为“这是一个非常有用的检查,当我们将其作为预防手段时,它的确救了很多人的命”。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指出每年大约有15万人被诊断出患有结肠直肠癌,这种疾病

根据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美国去年有近5.0万人死于结肠直肠癌,超过了乳腺癌和艾滋病死亡人数的总和。但如果患者接受了结肠镜检查,虽然这一过程仅约为20分钟,但却可以使许多这类死亡得以避免。 继续阅读“定期筛查有助于诊断早期结肠直肠癌”

纳米机器人:癌症基因治疗新突破

短RNA能有效关闭特定基因,这项技术被称之为RNA干扰(RNAi),其发明者获得了2006年诺贝尔奖。研究人员一直努力想将其应用于临床,一个主要的困难就是如何让干扰RNA接近它们的靶基因。位于Pasadena的加州理工学院的Mark Davis和他的同事发现了一种方法,它能够将包含有这些序列的颗粒注入黑色素瘤皮肤癌患者。治疗后的活检发现这些颗粒已经抑制了癌细胞繁殖的关键基因 RRM2的表达。这项研究最近发表在的Nature杂志上

短RNA能有效关闭特定基因,这项技术被称之为RNA干扰(RNAi),其发明者获得了2006年诺贝尔奖。研究人员一直努力想将其应用于临床,一个主要的困难就是如何让干扰RNA接近它们的靶基因。

纳米机器人:癌症基因治疗新突破
纳米机器人:癌症基因治疗新突破

位于Pasadena的加州理工学院的Mark Davis和他的同事发现了一种方法,它能够将包含有这些序列的颗粒注入黑色素瘤皮肤癌患者。治疗后的活检发现这些颗粒已经抑制了癌细胞繁殖的关键基因RRM2的表达。

这项研究最近发表在的Nature杂志上。

研究人员将2个集合物加上一个能结合癌细胞表面受体的蛋白以及RsiRNA片段用来阻止RRM2基因的表达。siRNA结合信使RNA并在特定位点将其切断,从而阻止癌基因蛋白合成。

当这些组件在水中混合,就会被装配成直径约70纳米的颗粒。当这些颗粒进入患者体内,通过血液循环到达肿瘤部位并通过受体锚定癌细胞表面。一旦进入癌细胞内,纳米颗粒破裂,释放siRNA。颗粒的其他部分由于非常的细微,可以通过尿液排出体外。

Davis形容:“纳米颗粒潜伏进入体内,躲避免疫系统的攻击,传递siRNA,拆散后的其他部件离开人体”。

Sanofi-Aventis公司研发抗晚期前列腺癌新药

一种由 Sanofi-Aventis研发的新药正在进行临床试验,该药物用于延长晚期前列腺癌患者的生存期,并可能成为一种新的治疗方法。一种新的药物——cabazitaxel被用于Taxotere治疗失败后的肿瘤患者。该研究在26个国家的755名受试者中进行,这些受试者均是经Taxotere治疗失败后的肿瘤患者。此项临床研究中,接受cabazitaxel治疗的患者中位生存期为15.1个月,而接受另一种化疗药物(mitoxantrone:米托蒽醌)的患者中位生存期为12.7个月,两者具有显著差异。Cabazitaxel是紫杉类药物,同类药物还有Taxol(紫杉醇)及Taxotere(多西紫杉醇)。

(译自:The New York Times)一种由赛诺菲-安万特公司研发的新药正在进行临床试验,该药物用于延长晚期前列腺癌患者的生存期,并可能成为一种新的治疗方法。

赛诺菲-安万特研发抗晚期前列腺癌新药
赛诺菲-安万特研发抗晚期前列腺癌新药

前列腺癌出现转移后,通常采用抑制睾酮的药物治疗,因为睾酮能够促进前列腺癌细胞生长。而一旦治疗失败,则使用Taxotere(泰索帝:多西紫杉醇)进行化疗,这是目前唯一可行的办法,但通常也是以失败告终。

一种新的药物——cabazitaxel被用于Taxotere治疗失败后的肿瘤患者。该研究在26个国家的755名受试者中进行,这些受试者均是经Taxotere治疗失败后的肿瘤患者。此项临床研究中,接受cabazitaxel治疗的患者中位生存期为15.1个月,而接受另一种化疗药物(mitoxantrone:米托蒽醌)的患者中位生存期为12.7个月,两者具有显著差异。

虽然mitoxantrone还未获准作为晚期前列腺癌治疗用药,但研究者们认为,相较于与安慰剂进行对比,cabazitaxel与这种具有抗肿瘤效应的药物进行对比更符合伦理学。

“这种药物为晚期难治前列腺癌患者提供了一种新的治疗方法,”Tulane大学癌症中心研究员,同时也是该实验北美首席研究者的Oliver Sartor博士称,“美国每年约有15000至20000晚期前列腺癌患者接受Taxotere治疗,但每年约有27000美国人死于此疾病”。此项研究结果将在旧金山举行的泌尿生殖道肿瘤研讨会上发表。

Cabazitaxel确实也有一定的副作用。在7.5%受试者中引起白细胞减少及发热,而在mitoxantrone组中只有1.3%。赛诺菲-安万特公司希望该药物能够在今年上半年通过FDA批准。如果能够获批,该药物有望在今年底或明年年初上市。Cabazitaxel是紫杉类药物,同类药物还有Taxol(紫杉醇)及Taxotere(多西紫杉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