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拉非尼联合TC方案治疗晚期非小细胞肺癌的III期临床研究

目的:这是一项多中心,随机,安慰剂对照III期临床研究,评估索拉非尼联合TC方案(卡铂+紫杉醇)治疗IIIB或IV期未经化疗的非小细胞肺癌的有效性及安全性。结果:两组总人口是平衡的,223位患者(24%)具有鳞状上皮组织学。初步分析,中位生存期A组为10.7个月,B组为10.6个月([HR] = 1.15; 95% CI, 0.94 to 1.41; P =0.915)。如果得出结论此试验很可能不能达到预期目标,那么该研究就会

目的:这是一项多中心,随机,安慰剂对照III期临床研究,评估索拉非尼联合TC方案(卡铂+紫杉醇)治疗IIIB或IV期未经化疗的非小细胞肺癌的有效性及安全性。 继续阅读“索拉非尼联合TC方案治疗晚期非小细胞肺癌的III期临床研究”

一项新的尿液检测可减少不必要的前列腺穿刺活检

一项新的尿液检测可减少不必要的前列腺穿刺活检,尿液分析PCA3的RNA检测前列腺癌,这项已经在部分欧洲国家获得通过,但尚未在美国实施。该研究的实验人群为1072例PSA升高(PSA水平在2.5-10),且穿刺活检结果为阴性的患者。所有的患者在实验之初均进行了尿液PCA3检测。两年后,PCA3水平高的患者中有57%被诊断为前列腺癌,而低PCA3人群中仅为6%。此外,这项研究还提示高PCA3患者的前列腺癌细胞更易扩散

(译自:WebMD news) 一项新的尿液检测可减少不必要的前列腺穿刺活检,尿液分析PCA3的RNA检测前列腺癌,这项已经在部分欧洲国家获得通过,但尚未在美国实施。 继续阅读“一项新的尿液检测可减少不必要的前列腺穿刺活检”

血液检查有助于预测结肠癌扩散

一项新的研究显示,一种血液检查手段可能能够预测哪些结肠癌患者易于出现扩散。研究者们发现,血液中有两种蛋白,可能能够作为预测进展性结肠癌的生物标记物。虽然要证实这一结论还需要进一步研究,但研究者们表示该发现可能使他们对结肠癌这一疾病的认识更深入。“这些蛋白的发现将为我们了解结肠癌转移的分子机制提供帮助,同时也为结肠癌的预防,检测及治疗提供有用的生物标记”,中国浙江大学研究人员称。

(译自:WebMD news)一项新的研究显示,一种血液检查手段可能能够预测哪些结肠癌患者易于出现扩散。研究者们发现,血液中有两种蛋白,可能能够作为预测进展性结肠癌的生物标记物。

血液检查可预测结肠癌扩散
血液检查可预测结肠癌扩散

在美国,每年约有50000多人死于结肠癌。手术是治疗结肠癌的主要手段,但是大约有一半的患者术后5年内会出现复发,其主要原因就是肿瘤细胞的扩散。研究者称,要检测出哪些结肠癌患者会出现肿瘤细胞的扩散是很困难的,因为在人体中没有一种可靠的化学标记能够预测这种扩散,医学术语称为转移。

中国研究者们将同一患者原发部位结肠癌细胞所产生的蛋白与转移肿瘤细胞所产生的蛋白进行了对比,结果显示有两种蛋白在转移肿瘤细胞中出现高表达。这项研究结果发表在Journal of Proteome Research上。

虽然要证实这一结论还需要进一步研究,但研究者们表示该发现可能使他们对结肠癌这一疾病的认识更深入。“这些蛋白的发现将为我们了解结肠癌转移的分子机制提供帮助,同时也为结肠癌的预防,检测及治疗提供有用的生物标记”,中国浙江大学研究人员称。

Sanofi-Aventis公司研发抗晚期前列腺癌新药

一种由 Sanofi-Aventis研发的新药正在进行临床试验,该药物用于延长晚期前列腺癌患者的生存期,并可能成为一种新的治疗方法。一种新的药物——cabazitaxel被用于Taxotere治疗失败后的肿瘤患者。该研究在26个国家的755名受试者中进行,这些受试者均是经Taxotere治疗失败后的肿瘤患者。此项临床研究中,接受cabazitaxel治疗的患者中位生存期为15.1个月,而接受另一种化疗药物(mitoxantrone:米托蒽醌)的患者中位生存期为12.7个月,两者具有显著差异。Cabazitaxel是紫杉类药物,同类药物还有Taxol(紫杉醇)及Taxotere(多西紫杉醇)。

(译自:The New York Times)一种由赛诺菲-安万特公司研发的新药正在进行临床试验,该药物用于延长晚期前列腺癌患者的生存期,并可能成为一种新的治疗方法。

赛诺菲-安万特研发抗晚期前列腺癌新药
赛诺菲-安万特研发抗晚期前列腺癌新药

前列腺癌出现转移后,通常采用抑制睾酮的药物治疗,因为睾酮能够促进前列腺癌细胞生长。而一旦治疗失败,则使用Taxotere(泰索帝:多西紫杉醇)进行化疗,这是目前唯一可行的办法,但通常也是以失败告终。

一种新的药物——cabazitaxel被用于Taxotere治疗失败后的肿瘤患者。该研究在26个国家的755名受试者中进行,这些受试者均是经Taxotere治疗失败后的肿瘤患者。此项临床研究中,接受cabazitaxel治疗的患者中位生存期为15.1个月,而接受另一种化疗药物(mitoxantrone:米托蒽醌)的患者中位生存期为12.7个月,两者具有显著差异。

虽然mitoxantrone还未获准作为晚期前列腺癌治疗用药,但研究者们认为,相较于与安慰剂进行对比,cabazitaxel与这种具有抗肿瘤效应的药物进行对比更符合伦理学。

“这种药物为晚期难治前列腺癌患者提供了一种新的治疗方法,”Tulane大学癌症中心研究员,同时也是该实验北美首席研究者的Oliver Sartor博士称,“美国每年约有15000至20000晚期前列腺癌患者接受Taxotere治疗,但每年约有27000美国人死于此疾病”。此项研究结果将在旧金山举行的泌尿生殖道肿瘤研讨会上发表。

Cabazitaxel确实也有一定的副作用。在7.5%受试者中引起白细胞减少及发热,而在mitoxantrone组中只有1.3%。赛诺菲-安万特公司希望该药物能够在今年上半年通过FDA批准。如果能够获批,该药物有望在今年底或明年年初上市。Cabazitaxel是紫杉类药物,同类药物还有Taxol(紫杉醇)及Taxotere(多西紫杉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