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节 胃肠神经官能症(Functional Disorders of the Digestive System)

胃肠神经官能症,又称胃肠道功能紊乱,是一组胃肠综合征的总称,系高级神经活动障碍导致植物神经系统功能失常,主要为胃肠的运动与分泌机能失调,无组织学器质性病理改变,不包括其他系统疾病引起的胃肠道功能紊乱。临床表现主要为胃肠道的症状,可伴有其它官能性症状。本病相当常见,以青壮年为多。

病因及发病机理

本病的发病机理迄今尚无统一认识。精神因素为本病发生的主要诱因,如情绪紧张、焦虑、生活与工作上的困难、烦恼、意外不幸等,均可干扰高级神经的正常活动,进而引起胃肠道的功能障碍。暗示或自我暗示是重要的发病因素,例如由于某种草率的诊断意见、无关紧要的化验结果或医生的举止和表情不当而造成的所谓医源性疾病,以及患者因亲友患严重疾病如胃肠道癌肿而产生的自我暗示均可引起本症。此外胃肠道器质性疾病痊愈后,少数可后遗胃肠神经官能症。饮食失调,经常服用泻药或灌肠,亦可构成不良刺激,促进本病的发生与发展。

临床表现

由于个体对外界刺激的耐受程度和反应形式不同,从而表现类型亦异。本病起病多缓慢,病程多缠绵日久,症状复杂,呈持续性或反复发作性,病情轻重可因暗示而增减,临床表现以胃肠道症状为主,多伴有心悸、气短、胸闷、面红、失眠、焦虑、注意力涣散、健忘、神经过敏、手足多汗、多尿、头痛等植物神经不平衡的表现。

以下分述几种胃肠道功能紊乱:

一、胃神经官能症

(一)神经性呕吐 多见于女性。患者往往在进食后不久突然发生呕吐,一般无明显恶心,呕吐不费力,呕吐量不多,且不影响食欲和食量,常边呕边进食,因此多数无明显营养障碍。神经性呕吐可伴有癔病的色彩,如夸张,做作、易受暗示、突然发作,间歇期完全正常,因此也称为癔病呕吐。此外,呕吐有条件反射性因素,印象不良的刺激物如某些食物、药物,甚至某些特定的情景,也能引起呕吐。

(二)神经性暧气 患者有反复发作的连续性暧气,致使不自觉地吞入大量空气而使症状更为明显,导致频频暧气,常有癔病色彩,当众发作。

(三)神经性厌食 多为女性,主要为厌食或拒食,严重者有体重减轻。患者多数自觉良好,行动活泼敏捷,有时又自相矛盾地对食物甚感兴趣,甚至贪食饱餐,而后又偷偷呕掉。患者因长期少食,体重减轻可达原有体重的40~60%以致恶病质的程度。患者常有神经内分泌失调,表现为闭经、低血压、心动过缓、体温过低、饥饿感丧失等。

二、肠神经官能症 又称激惹综合征。为胃肠道最常见的功能性疾病。以肠道症状为主,患者常有腹痛、腹胀、肠鸣、腹泻和便秘等症状。过去称此为结肠功能紊乱、结肠痉挛、结肠过敏、痉挛性结肠炎、粘液性结肠炎、情绪性腹泻等,现渐倾向于统称为肠激惹综合征(Irritable bowel syndrome)。实际上,本征肠道功能紊乱,并没有炎性病变,而且功能紊乱也不限于结肠。

(一)以结肠运动障碍为主 较多见。患者有阵发性肠绞痛,主要位于左下腹,痛时可扪及痉挛的肠曲,此由于降结肠或乙状结肠痉挛所致;疼痛如位于左肋缘下腋前线附近,并放射至剑突下及左上臂,此为高位或过长的结肠脾曲痉挛所致。腹痛的发作和持续时间虽不很规则,但多数在早餐后发作,表示胃结肠反射亢进,熟睡时极少见。腹痛常因进食或冷饮而加重,在排便、排气、灌肠后减轻。腹痛常伴有腹胀、排便不畅感或排便次数增加,粪便可稀可干。结肠持续痉挛时,推进性蠕动减弱,则引起痛性便秘,这一情况可称为痉挛性结肠。

(二)以结肠分泌功能障碍为主 少见。患者腹痛不明显,但有经常或间歇性腹泻,粪便呈糊状,含大量粘液,有时粪质很少,粪便镜检大致正常,这种类型也称粘液性腹泻。

也可有上述两型的混合型,即便秘与腹泻间歇交替出现。

(三)以小肠功能障碍为主 主要发现为水样腹泻,伴有脐周不适或阵发性疼痛和肠鸣亢进,常可因情绪波动而激发。

本症的病理生理尚不清楚。测定结肠平滑肌电活动时,提示患者的肠肌有某种内在的不正常,而组织学上未发现异常;描记结肠内压力时发现情绪等改变能影响植物神经功能,而使结肠运动和分泌失调。

虽然腹痛和腹泻等症状严重地影响劳动和生活,但患者一般情况良好,无体重减轻。

诊断及鉴别诊断

患者除有上腹不适、腹痛、嗳气、恶心、便秘或腹泻等消化不良症状外,且有植物神经不平衡的表现,如心悸、失眠等,特别是症状常随情绪变化而波动,暗示治疗而缓解,提示本症的可能性。进一步胃肠道X线检查,显示整个胃肠道的运动加速,结肠袋加深,张力增强,有时因结肠痉挛,降结肠以下呈线样阴影。结肠镜检结肠粘膜无明显异常。

必须强调指出,诊断胃肠道功能紊乱要十分慎重,在作出诊断之前必须排除器质性疾病尤其是胃肠道的恶性病变。本症的多数患者情绪紧张,就医时述诉繁多,滔滔不绝,有的将症状写在纸上,唯恐遗漏。医生首先应耐心地听取和分析患者的陈述与患者亲友提供的情况,仔细进行体格检查与实验室检查。根据不同情况采取X线、内镜检查、胃液分析与粪便化验等手段。必要时应行超声、CT等检查以排除肝、胆、胰等腹腔脏器病变。对于新近发病的老年患者,尤应进行周到细致的检查,以防漏诊其他严重的器质性疾病。初步诊断为胃肠道功能紊乱之后,还需密切随访,经过较长时间观察才能肯定诊断。

本病应与各种器质性胃病、器质性肠病及各种内脏病变(肝、胆、胰)等进行鉴别。

神经性呕吐须与慢性胃病、妊娠呕吐、尿毒症等鉴别,还应着重与颅内占位性病变,特别是脑瘤鉴别;神经性厌食须与胃癌、早期妊娠反应、垂体或肾上皮质功能减退鉴别。肠激惹综合征与早期溃疡性结肠炎、克隆病、结肠癌及痢疾等鉴别,还须与甲状腺功能亢进、吸收不良综合征等鉴别。

治疗

关键在于取得患者的高度信任与配合。医务人员需以认真负责的态度,耐心细致的解释工作,必要时可将有关的辅助检查,向患者提示,使其确信无器质性疾病,并对本病起病原因、疾病性质以及良好的预后等有所了解,以解除其思想顾虑,调动主观能动性,树立对疾病治愈的信心。其次应行各种有效的综合性治疗,包括暗示治疗,以调整皮层与内脏功能。

一、一般治疗 除非患者一般情况很差,无需卧床休息,可参加适量的劳动和工作。生活要有规律,经常参加适当的文娱活动,对平日体育活动较少的患者应强调体育锻炼,以增强体质,加速神经功能的恢复。饮食以少渣、易消化食物为主,避免刺激性饮食和浓烈的调味品。神经性厌食患者须住院治疗,并逐渐培养正常饮食习惯。凡严重营养不良、消化与吸收功能减退、鼻胃管进食又引起腹泻的患者,需要静脉输入营养液。以便秘为主的肠激惹综合征患者多食纤维蔬菜往往有治疗效果。

二、药物治疗

(一)调节神经功能,改善睡眠。根据病情,可选用下述药物与方法。

镇静剂 可给予利眠宁、安定、氯丙嗪、苯巴比妥、眠尔通或谷维素等。

伴有精神抑郁的患者可酌有抗抑郁药,如阿米妥林(amitriptyline)开始25mg每日三次,每日最大剂量为150mg.

(二)解痉止痛 抗胆碱能药物可使平滑肌松弛,有解痉止痛作用;如颠茄制剂、阿托品、普鲁本辛等。此外,可试用盐酸双环胺(Dicyclomine hydrochloride)20毫克,餐前1小时和睡前服。

(三)神经性呕吐 可用维生素B610-20毫克,每日三次或100毫克加入50%葡萄糖40毫升静脉注射。呕吐剧烈酌情给予冬眠灵、异丙嗪、吗丁啉等。病情较重者可采取用鼻饲,即将鼻饲管放入十二指肠,用牛奶等高营养流质持续点滴3至7天,以后可暂停鼻饲管,改用口服,如仍有呕吐,可以再继续鼻饲治疗。

(四)肠神经官能症

1、便秘 可予滑润剂如石腊油、氧化镁、安他乐和植物粘液性物质。

2、腹泻 可用复方苯乙哌啶1-2片,每日2-3片,或0.25%奴夫卡因100-200毫升灌肠,一日一次。易蒙停1粒,每日2-3次。

三、中医中药治疗 中药按辨证。神经性呕吐可用小半夏加茯苓汤加减。神经性嗳气用旋复代赭汤加减。情绪性腹泻可选用止泻药方或附子理中汤合四神丸加减。

其它尚可采用针灸、理疗等。

预后

胃肠道功能紊乱经治疗后好转,仍有复发机会,一般不会严重影响全身情况。严重营养不良呈恶病质的神经性厌食患者预后较差。

作者: bensonchina

who am i?i don't know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